prisoner-drug——翻车进行时

一年没上lof的我已经是个伪cp粉了

【原创】失乐园03


黑暗中渐渐有不知何处而来的白雾弥漫。远方横于天际的黑色石桥在雾中若隐若现,却在萨斯定睛看去时再无踪影。

船缓慢前行着,直到原本空无一物的黑暗河水之上,一瞬大片大片的血红花朵接水盛开,如丝花瓣幽幽浮动,无声息摇曳。

“这是......”萨斯下意识地挺直身子。

“亡者的引渡人——曼珠沙华。”


船慢慢地随着水流驶入红色的花海。

“代表死亡的花朵却有着火焰般明艳的颜色,它想要烧尽谁呢?”萨斯伸手折下浮于水面上的一朵花朵,不由得轻声赞叹,“它没有叶子么?”

“花开花落各千年,花叶世世不相见。”烨懒懒地倚着长蒿——长蒿立于木舟边缘,抬手拂去面前垂下的一缕暗红色发丝,“曼珠沙华的花与叶注定永世不能相见。”

萨斯把玩着手中的花朵,良久,抬头看向那袭暗红背影。

“这是暗示吗,而您意有所指?”

“哈,不是,只是感慨罢了。”

烨转头扫了萨斯一眼,幽翡色的双眸中依然含着慵懒而令人绝无法琢磨清楚的笑意,不知道为什么,萨斯只能从这个含混微笑中感到违和——仿佛这个神情不应出现在这样一张脸容上 。
“啊,真抱歉,我忘了冕下你......”

萨斯挑了挑眉,打断了烨的话语。
他朝面前随水波轻摇摆动的亡者之花展开双臂。

“冥界的花朵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为什么不可以,这是忘川,这里是‘失乐园’。”

相当理所应当的语气。

“可它们此刻盛开是......”“您不妨大胆地猜测一下。”

萨斯攥紧手中的花朵:
“迎接我?”

“哈,真不愧是冕下。”

“请不要违背我对于称呼的要求,我是萨斯,不是冕下。”

少年站起,俊美的脸上浮现出神袛般的冰冷与威严。

那双碎金断铁的眸子里,森然的神威浩荡!


“好吧,服从您。那么萨斯冕下,请吧——” 

烨悠悠躬身,妖异的脸上唇角微勾。
[您,还真像那个孩子呢,还有他。]这句自然是没有说出口的。

罪骨铸成的城堡驻立于此,

冤魂日夜哀鸣的疾风掠过通天庙宇。

罪人的血液汇成河流,

在黑暗之下奔涌而过。

原罪在无日无月的罪恶深渊滋生蔓长;

魔王撒旦的崇像供奉在神圣无法降临的殿堂。

幽冥之中身背镣铐的囚徒啊,他们不是叛神者,

便是刺神者!


欢迎来到“傲慢之七”——

浓密的白雾尽数退去,声声沉闷的魔啸从地底传出,巨大的黑色城市在黑暗的前方中缓缓升起。永夜的世界里雕刻着狰狞巨龙的通天铜柱拔地而出,刺眼的血芒在其上一节节攀升,直到蔓延入空中的滚滚黑云之中再不可见。

石阶在船边一块块浮现,延伸向罪恶的城市。萨斯走下木舟,踏上坚硬的黑石板路。

“那就是’傲慢之七‘?“

他回头看去,摆渡人与木舟却已消失不见。

视线触及之处,只有来自彼岸前来引渡的花朵纷纷凋零,归于黑暗。

“ 烨先生,摆渡人......你究竟是谁呢?”


评论

© prisoner-drug——翻车进行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