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isoner-drug——翻车进行时

一年没上lof的我已经是个伪cp粉了

【七宗罪】嫉妒

——姐姐,你让我堕入地狱,那么即使魂飞魄散我也要拉你做垫背!

   那个人为什么要存在呢,她无数次这样想过。

   被所有青年爱慕者着的,如此年轻,貌美而聪慧的,甚至是最为君主赏识的菲洛尔塔勋爵,她的亲爱的姐姐。

   ”‘嫉妒’,你心中的妒火再次熊熊燃烧了呢。“沙哑的嘶嘶声自她身后的黑暗中渗出,如跗骨之蛆般缠绕在她耳边,”主人又有新的任务了——维克多家的那位侯爵大人。一定要以最完美的方式完成啊,‘嫉妒’,‘傲慢’这次可是得到主人的赞扬了呢!”

   她没有丝毫反应,直直盯着前方。

   面前的窗户映着她的模样:米色的长发没有经过打理,随意的披散在身后,皮肤苍白带着病态,精致的五官中隐隐透着一股怯弱,使她的美丽大打折扣。蓦地,镜中少女那冰蓝的眼瞳中浮上了一抹与之不符的狠意与凶戾:“姐姐........是时候了,看着我,你卑微如奴仆的妹妹,是怎样将你拖下神坛的吧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你,我亲爱的姐姐,我又怎会沦为“嫉妒”呢?可我很高兴,因为我终于可以亲手折去你光辉的羽翼,撕碎你引以为豪的一切。和我一起永堕地狱,万劫不复吧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大厅中,贵族们尽情享受着上流的优越与舒适,她一眼便看见了那被贵族们围在中间的姐姐。看啊,那头曾令她羡慕不已的金色卷发高高盘在脑后,精致的脸上是如此高贵得体的笑容。在那样完美而耀眼的姐姐的光辉下,她只是深陷与泥沼中的阴影,永远不被人注意,被所有人遗忘在角落。

    她能得到的只有讽刺和嘲笑。“菲洛莉娜,你这只配生活在黑暗中的虫子也配到舞会上来?乖乖滚出去吧!”“在一群贵族中,你不感到自卑吗?”

“妓女的孩子呢,真是肮脏的血统!”恶毒的语句,不怀好意的笑声,鄙夷而唾弃着她的一切,一下下肢解着她的心脏——语言是最可怕的利器。

    她没有辩解,没有反驳,只是站在角落,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听到动静后向她漠然投来一眼,随后又继续与旁边的人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幽冷的眸子如潜伏着伺机发动致命一击的毒蛇扫视着四周,她的唇角突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姐姐,我在前往地狱的路上等着你,好好享受最后的日子吧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她是妓女的孩子,是高贵与低贱的产物。

   她的到来终结了一场错误的爱情,母亲将年幼的她托付给父亲后,神秘的消失了。只剩下她,在她高贵的父亲家中长大。

    她低贱,因为她的母亲的妓女。所有人避她如蛇蝎,连最下等的仆人都不愿意接近她,因为她是这金碧辉煌中唯一的污点。

     可是她亲生的,同父异母的姐姐,一直是大家眼中最完美的存在,走到哪儿都只有赞美和爱慕。她曾以为天使一样美丽的姐姐和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,等到她好不容易来到姐姐面前,却只有无情的一句:“哪来的贱民,真是污了我的眼。”

     她所有美好的期盼都被狠狠碾碎,连她的亲姐姐都不认她!

     [我果然,是多余的吧?是不应存在的吧?可为什么是我呢......为什么不是她!]

     直到“嫉妒”......前任的“嫉妒”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......”

      ”我是你的母亲。“那人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”母亲?怎么可能.......“她不敢相信,这样高贵的女子怎么会是妓女?

      似是看懂了她的疑惑,”我不是妓女,但我也无法与你的父亲在一起......那会害了他。“

      ”那......母亲,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?“

      ”因为,我快死了。“那人笑着,平淡的语气仿佛不是在谈论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   ”什么?你要死了?“那样高贵如神明的人,也是会死去吗?

      那人仍然只是笑着,似答非答地问到:”是人都要死。菲洛,你嫉妒你的姐姐吗?“

      她被女人突如其来的问题砸晕了,惊慌地支吾着,仿佛被人撞破了她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”我......我怎会......姐姐本来就......“她掩饰般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”骗人可不好哦。我听见了,我听见你内心的嫉妒了.“那人俯下身子看着她,甜美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,将她紧紧包裹在了其中。如恶魔的蛊惑般,令人恐惧而窒息,却又心甘情愿沉浸在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”想不想取代她,成为她,那样光辉的她呢,我的女儿?那就来吧,和我一样,成为”嫉妒“吧!我们将把所有的高贵神圣都踩在脚下!“

       那人的话语诱惑着,将她一直死死压抑在心中的妒火,彻底地点燃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,菲洛莉娜,将以”嫉妒“之名,以恶魔之姿,把神坛上完美无瑕,高高在上的姐姐,永久地拖入地狱,在折磨了她那么久的滚滚岩浆中,永远承受热浪的灼烧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她仍记得那天,母亲想她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”菲洛莉娜,我亲爱的女儿.....我要走了。“

      ”母亲,您要去哪里?是.......会是修女口中的天堂吗?“

       ”听着,菲洛,我上不了天堂,我们都上不了天堂。从成为嫉妒那天起,我们就被神抛弃了。“母亲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亲吻她的额头,转身离开,”我们,只属于地狱。“

       [我明白了,母亲。终有一天,我会下来陪您的。我们,都不会寂寞。]

       她笑着,流泪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莱茵河上

       乌云沉沉的黑夜下,河上游船渺小。而此时的船舱内灯火辉煌,素来高贵冷静的菲洛尔塔在面对对面的青年时,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羞怯:”维克多,下周是我的生日宴会,你会来为我庆祝吗?“

       ”当然,能得到尊贵的菲洛尔塔小姐的宴会邀请,是我的荣幸。“英俊的青年带着和煦的笑容,眼中是款款的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一声尖锐的鸟鸣突然划破夜空的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维克多猛地一愣,突然迅速转身冲出舱外,不明就里的菲洛尔塔见状,轻咬着红唇,懊恼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舱外,雄壮的白鹰在空中不稳地飞着,一道狰狞的伤口贯穿其腹,涌出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羽毛。。

       维克多见到负伤的契约兽,眸色一暗,朗声问道:“不知阁下可否现身一叙?”

       “愚蠢的驱魔师,让吾现身是你最大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一声悦耳却充满讽刺的声音在空中突兀地响起。接着,乌云散去,被禁锢已久的月光终于洒向了莱茵河,水波浮沉间,闪着耀眼的银光。而那诡异浮现于半空的漆黑巨剑,在半空中尽情伸展着恶魔的双翼。

        菲洛尔塔失声惊叫起来:“神......神啊!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燕般轻盈的身影悄然飘落在他们面前,“神不在这里,因为这里是地狱,我亲爱的......姐姐。”她轻轻扬起的脸上,是曾经那些人看向她时,不加掩饰的讽刺笑容。

      “那么,七宗罪的”嫉妒“菲洛莉娜在此致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牵着繁复长裙的裙角优雅行礼,月光流淌过她的金发,赤红的瞳孔闪着妖异的光芒。银色的巨剑静静悬浮在身后,她是这渺渺夜空的中心。

      “菲洛莉娜?这......这不可能!”菲洛尔塔惊愕的声音从维克多身后传来,她妆容精致的脸上,写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,这是自己那个如同贱民般一文不值的妹妹?完全一样的容颜,但气质却截然不同。那样高傲而不可一世的神情,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妓女的孩子身上!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能呢,我的姐姐?”“嫉妒”淡淡一笑,“姐姐,你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沉默的维克多突然按上腰间剑柄,白鹰略略不稳地落回他肩头:“‘嫉妒’,你今天来,不只是为了姐妹寒暄吧?“

        ”当然——不是。我来是为了主上的任务,那就是——取你的命!“

      刹那间巨剑凭空斩下!炽热的血色烈焰从剑中涌出,呼啸着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 她站在巨剑上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手忙脚乱护下菲洛尔塔的维克多。她的攻势如此猛烈,只是一击,菲洛尔塔便尖叫着昏迷倒地了。

     她落入滔天火焰中,然后自血色烈焰中缓缓走出。她所经之处,血焰无不倾倒为之臣服。

      ”你疯了吗?她是你姐姐!”检查着怀中人儿的伤口,维克多不顾形象地怒吼起来。怒视着她。

     “呵......姐姐?我不过是她眼中的污物,是家族的耻辱,是个消失了更好的垃圾。”她突然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让我堕入地狱,那么即使永劫不复我也要拉你一起灭亡!”

       巨大的六芒星轰然展开,魔鬼高唱着地狱的赞歌降临在凡人恐惧的目光中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一切都结束了,你的美梦该醒醒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七月

    夏日的晴空碧蓝如洗,此起彼伏的蝉鸣仿佛在为失去的冤魂吟唱葬歌,回荡在晴空之上。

    菲洛尔塔自那晚后就疯了。所以,她,曾经最低贱的妓女之女,顺理成章的席承了她亲爱姐姐的勋爵之位。一夜间就从蝼蚁变成了高高在上的贵族。

     所有曾嘲讽过她的人现在都挂着虚伪的笑,赞美她,巴结她,就像她一直都是高贵的菲洛莉娜勋爵一样。

    “姐姐,相信过不了多久,你便会被所有人遗忘吧。像蝼蚁一样卑微的活着吧,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恩赐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“我是菲洛莉娜勋爵,七宗罪的‘嫉妒’菲洛莉娜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心甘情愿,我乐意之极。”

   


第一次写这种文,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教!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prisoner-drug——翻车进行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